于鸩

双花王道

[All叶]中国队犯规!他们带了个超可爱的领队!

Air:


#世邀赛背景。
#ooc预警。


  大家好,我是美国队队长。
  今天我要挂中国队。
  他们犯规。


0.
  其实不瞒各位,我对中国文化抱有浓厚兴趣,甚至学习过中文。于是这次见到中国队时,我想上去聊聊。
  然后我就看见了那个白白嫩嫩的,悄咪咪摸了根烟又不能点结果在那儿捧着烟望苍天的那个。
  天地良心,我真不知道那是中国队领队。
  真不知道!


1.
  我走过去搭话。他的英语带着些许口音,但不结巴。
  他对于我想用中文唠嗑的想法表示惊讶与支持,还顺带给我讲了些易混淆的发音。
  圣母啊,我可能遇见天使了。
  可是总有那么些迷之生物要拆散我和天使。我看到一大波中国队队员正在走来。
  我并未察觉到危险。
  直到一个黄毛把我和天使强行隔开,单手搂着天使抬头看着我一脸挑衅。
  我配合地低头看着他。
  嗯?
  他怎么看上去更不爽了?


2.
  我听见有人叫天使“叶修”。那个小黄毛抱着天使叶修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吃够了豆腐才撒手。
  天使跟他说了几句。
  然后他回头看着我,笑得诡秘。
  “想聊天啊?我陪你啊!”
  那个晚上,我知道了被语言所支配的恐惧。


3.
  比赛第一场是中国对阵俄罗斯。
  我们队当然也要去看热闹(bushi)观察敌情。
  当时是擂台赛,中国队这边是气功师上场。
  “啊,我喜欢这个气功师。”我们队气功师Scott说,“名字感觉很正派。当然气功师的确很正派——中国人看来很喜欢这种正气宗师角色。”
  话音刚落,海无量趴地上了。
  “噢,这是要利用死角?真聪明……”Scott打着哈哈,他脸肯定很疼。然后海无量迅速匍匐前进溜进草丛再无踪影。
  Scott给自己加上沉默buff。
  下场后我紧盯气功师选手,他看上去……
  中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八字眉三角眼,天生一幅犯罪脸。
  我看见他抱着叶修“吧唧”一下亲得响亮,还大喊着“奖励”。
  谢天谢地,我听懂了。
  等等。
  中国队的奖励……这么劲爆的吗?
  联想到法国见面礼,我不禁想,这就是所谓文化底蕴深厚吗……
  再看看队里那张奖励清单,什么钱啊卡啊全是物质奖励。
  啧,肤浅。


4.
  和中国队对上那次,可谓惊心动魄。
  赛前叶修单枪匹马跑过来打友谊赛,跟我们单挑。他拿着自己的账号卡。
  副队认为虐杀领队也可以灭中国队威风。
  于是我同意了。
  我们心理负担很重啊。
  我甚至有了从此不再打伞的危险想法。
  那天叶修在我们这浪到很晚,晚到如果再回中国队驻地,就有些危险了。
  于是他留下来借宿。
  第二天,中国队集体上门。
  中国队队长盯着我笑。很温和,很可怕。
  他回头对那个编号“10”说了什么。
  他们……在说中文?我怎么听不懂?
  后来我才知道,中国有个东西,叫方言。有种方言,叫粤语。


张新杰:其实我不会粤语,但喻文州那句“上,干他”我还是听得出来。


  结果比赛那天,我怀疑我把“狂剑士”这个单词看成了“牧师”。
  那个十字架敲下来,借着神圣之火,一下比一下狠。
  惹不起惹不起。
  我为什么不跑?
  混沌之雨下着呢我跑得掉?
比赛结束后我听见那个队长又在对编号“10”说,“计划通。今晚领队属于你我。”
  “记着,你是两点到五点。”编号“10”,那个牧师说。


5.
  我听过一个词,“宠妻无度”。我觉得中国队就是这个状态。
  我见过有人半夜跑遍大街小巷给叶修带宵夜,有人因为别的队队员说叶修看上去虚脱得很直接撸袖子要打架,有人因为叶修亲手洗了个水果,为该给谁吃而大动干戈。
  叶修作为中心,几乎是一脸懵。
  有时候他会找我唠嗑,我觉得这人简直可爱极了。好几次他跟队员说,“别说大话,冠军花落谁家不一定。”
  多么谦虚!
  当然,这是翻译跟我说的。


翻译:其实,他本来说的是,“别把话说太满,世界亚军张佳乐在呢。”


  然后我看见那个弹药专家狠狠啃了口叶修脖子。
  啃了口,脖子。
  其他人大叫“靠”。
  这是什么意思?


6.
  后来第一届世邀赛结束了。
  再后来第二届世邀赛开始了。
  第二届结束。
  第三届开始。
  中国队的队员有了变化。
  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领队。


7.
  大家好,我是美国队队长。
  今天我还要挂中国队。
  他们还在犯规,还在带那个超可爱的领队。
  那个魔道学者走了,没人给叶修拿衣服了。不过叶修可以把衣服扔给气功师。
  那个剑客也换了个小不点,实力倒挺强,这下轮到叶修宠别人小孩儿了。
  不过我还挺怀念那个话唠。
  那个弹药专家也走了,我的显卡安全了。
  第四届。
  中国队队长也换了,换成了我不认识的一个人(好像很正常)。叶修跟我说没人能给他买水了。
  我说没事,我行啊。
  第五届。
  中国队进行了大换血,大批新队员涌入。熟悉的角色背后是我没见过的人。那个战斗法师还是以前那个人。
  他很累吧?
  我看他一天到晚又要给叶修拿衣服,又要给他买水,又要提醒他早睡早起,记得晨练,还会因为别人说叶修撸袖子要干架。
  不过他气势没以前那么盛了。
  因为年岁吗?


8.
  大家好,现在我是美国队领队。
  我还要说说中国队领队。
  他现在要照顾一帮小鬼。
  累吗?
  有时候我会帮他买买水。


9.
  大家好,我是美国的荣耀爱好者。
  这是第十届世邀赛。
  叶修还在。
  我看见他提着一堆水给那些队员。


10.
  突然,一个微笑的人走过来问叶修热不热,并拿走了他搭在手臂上的衣服。
  一个小辫子走来跟叶修说,他买了他爱喝的饮料。
  一个眼镜问他有没有按时睡觉。
  一个高个儿问需不需要帮打架。
  一个……
  一切都似曾相识。


11.
  其实我过了中文十级。
  世界亚军在的那一年他让人别把话说太满。
  可他们是世界冠军。

评论

热度(25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