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鸩

嘻嘻#(ノ◕ヮ◕)ノ*:・゚✧

四月三,窗外绵雨纷纷,
今天不大想出门啊,也没什么地方可去,
这么大的莲花坞倒是显得冷清起来。  屋
子里光线较暗, 我走到隔壁看着一少年
在靠窗的木梨桌前奋笔疾书; 我抬了抬眉, 这场景有些熟悉,不过仅限于那人被蓝启仁罚写家训的时候,     我晃了晃脑袋,怎么又想到那衰人去了。 走上前去:“如兰,先生布置的作业你都写完了吗?”  他仰起脸,冲我一笑:“正在写呢。” 我楞了一下, 正征神时他起桌离去, “等一下,你上哪去,你不写作业了吗!” “舅舅~ ”  我恍然回神发现自己正拉着如兰的衣服,刚才的语气也有些过头, “舅舅~”  我正深呼一口气,转头  “怎么了”  如兰的眼睛正对着我,滴溜溜的,黑白分明,真是姐姐的孩子啊   “我只是想去给舅舅倒杯水。”  我不知道该做何表情,  罢了罢了, 明天喊魏婴回来祭祖一趟吧